湖南煤矿安全监察局首页
历史上的本周(4月3日至4月9日)

为深刻汲取事故教训,现公布历史上本周发生的典型事故,希望各煤矿企业把历史上的事故当做今天的事故看待,警钟常鸣;把别人的事故当成自己的事故看待,引以为戒,认真开展隐患排查治理,切实防范事故的发生。

 

一、历史上的本周黑龙江省七台河市昌峰煤矿一井“2015.4.5”较大水害事故(死亡6人)

事故的直接原因:

昌峰煤矿一井违法超层越界开采,并未进行探放水工作。当三段83#层左三片全煤开切上山掘进至35.2米处时与邻近的七台河市发展煤矿(以下简称发展煤矿)暗主副井半煤岩联络巷相透,巷道积水涌入,导致水害事故发生。

事故的主要教训:

1.该煤矿主要负责人和管理人员没有认真贯彻落实煤矿安全生产法律法规和安全生产“双七条”等国家、省、市有关规定,法律意识和安全意识淡薄,企业主体责任不落实。

1)违法组织生产。一是超层越界开采,83#层左三片全煤上山掘进工作面不在批准开采范围内。二是在停产待整合期间,擅自违法组织生产。

2)安全管理混乱。一是安全管理机构虚假,安全管理制度未落实(入井检身、职工教育培训等制度未落实)。二是聘用无证人员负责生产安全管理工作。三是违规转借,违法运输、使用火工品。

3)技术管理混乱。一是井下无规程作业,由值班井长口头在班前会上向班长和工人布置生产任务;二是未建立防治水管理队伍,未配备防治水专业人员,未执行“逢掘必探”措施;三是对周边临近矿井的相关资料掌握不清楚,冒险作业;四是采掘布局混乱,超规定布置采掘工作面。

4)安全教育培训不到位。一是煤矿安全管理人员存在无证上岗和人证岗不符现象。二是瓦检员、绞车工等特种作业人员和井下从业人员未经培训无证上岗作业。

2.新兴区政府及相关部门安全管理和安全监督检查不到位。

1)新兴区政府对新兴区煤管局落实停产矿井安全监管工作督促检查不到位,对该矿违法生产问题失察。

2)新兴区煤管局日常监督检查工作不到位。一是新兴区煤管局隐患排查二中队和执法稽查一中队对昌峰煤矿一井多次检查未发现矿井私自生产行为;二是新兴区煤管局防治水及技术管理中心对昌峰煤矿一井井下采掘工程进展情况不清,对邻近的发展煤矿所施工的暗主副井及联络巷工程已越界的情况未发现。

3.国土资源部门年度储量动态监测监管不到位。市矿产资源地质测量队和新兴国土资源分局在昌峰煤矿一井采矿证年检过程中,审查不细,把关不严,违规通过该矿采矿许可证年检。

4.公安部门对煤矿用火工品监督检查工作不到位。新兴公安分局治安大队和新城派出所在日常监督检查中均没有发现昌峰煤矿一井违规从宏泰矿业公司转借和违法运输、使用民用爆炸物品问题。

 

二、历史上的本周新疆喀什地区莎车县天利煤矿“2016.4.3”重大顶板事故(死亡10人)

事故的直接原因:

6410放顶煤工作面采用单体液压支柱配合π型钢梁支护(国家明令禁止使用的采煤工艺),支护强度不够、稳定性差,直接顶局部断裂、失稳,导致工作面部分支架倒塌、顶煤垮落,造成人员伤亡。

事故的主要教训:

1.违法违规组织生产。

(1)天利煤矿安全生产许可证于20151231日到期,未申请办理延期手续,从事生产作业。

(2)6410工作面采用国家明令禁止使用的单体液压支柱配合π型钢梁放顶煤采煤工艺。

(3)未经复产验收,擅自组织井下作业。2016324日,莎车县煤炭局对喀拉图孜矿区进行安全生产巡查时到该矿检查,下达了《责令限期整改指令书》(莎煤管责改〔20163),要求煤矿“在没有验收前整改期间,只能进行通风、排水、瓦斯监测,你矿不得进行采掘作业”。天利煤矿春节放假停产后未经隐患排查和复产验收,擅自安排工人在6410采煤工作面生产作业。

2.技术力量薄弱,现场管理无序。

(1)该矿未配备负责采煤、掘进、机电运输、通风、地质测量工作的专业技术人员,技术力量不能满足安全生产需要。技术措施不健全。该矿未编制放顶煤工作面开采设计并按规定报批,6410工作面未经验收即组织生产;采煤工作面作业规程没有针对性的顶板管理方法和顶板处理措施。

(2)现场作业组织混乱。工作面每班分8段同时作业,每段长度不足6m,部分段内两人再分段同时作业,同时开帮、移架;各组作业方式和刨煤、移梁、打柱的顺序并不一致,随意性大,无统一指挥;为图省事,工人并未按《作业规程》规定及时打贴帮柱。

(3)顶板支护质量差。该矿使用的RB2B80/200型乳化液泵,最大压力21.5MPa,主供液管直径为19mm,供液距离约1200m,安装在地面。乳化液泵长距离供液且供液主管径小,压力损失大,工作面单体液压支柱供液压力不足。工作面支柱大面积卸压,支柱反复支撑,造成顶板活动频率加大和顶煤、伪顶破碎、离层,工作面支护系统的强度和稳定性降低。6410采煤工作面未开展矿压观测工作。

3.管理机构不健全,安全管理混乱。

天利煤矿未设置安全科、生产技术科、调度室等职能科室;未配备生产副矿长,机电矿长距事故发生时仅任职8;未配备负责采煤、掘进、机电运输、通风、地质测量工作的专业技术人员。2016226日~41日工人入井作业期间,未安排矿领导带班; 42日中班、43日早班(事故当班)未安排矿领导带班;没有执行入井检身制度和出入井人员清点制度,作业人员出入井不检身、不登记。

天利煤矿未制定培训计划,没有按规定开展新到矿工人入井培训和日常培训。煤矿仅有2人持有瓦斯检查作业操作证,井下电工、提升机操作司机等特种作业人员无证上岗。总经理、总工程师、专职安全员未按规定参加安全生产知识和管理能力培训。

4.安全投入不足。未投入资金改造采煤工艺。未提取煤矿生产安全费用。矿井未安装人员定位系统,未按《6410回采作业规程》规定装备矿压观测系统。

5.地方政府及行业管理部门安全监管工作不力。地方政府及其煤矿安全监管部门在贯彻落实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和自治区安全生产工作部署不到位。喀什地区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煤炭工业管理科,负责全地区煤炭安全生产和行业管理工作,未能认真履责。20163月,莎车县煤炭局对喀拉图孜矿区进行两次安全生产巡查,未能发现天利煤矿擅自组织生产作业。